Brexit巨震记忆犹新?欧洲右翼今年还要搞更大的事情!

文:FX.COOL 2017-03-08 17:32:52
2291

自英国公投脱欧以来,欧洲政坛右翼大风越刮越猛,成为2017年全球市场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

2017年,荷兰众议院选举(3月15日)、法国总统大选(4月23日)、德国联邦议院大选(2017年9/10月)将相继开启,而各国右翼势力争相推出“反欧”、“脱欧”言论,或让欧盟这一全球最大的政治经济组织走向终结。年后至今,法国、意大利国债与德国国债利差持续扩大,反映了市场投资者对欧洲前景的担忧。

法国——债市、股市成了勒庞的提线木偶

法国大选将在4月23日进行,右翼候选人勒庞(Marine Le Pen)当选的可能性仍然不小。自2月以来,勒庞的支持率节节攀升,一片大好。

勒庞曾明确表示,如果当选,将与欧盟展开6个月的会谈,旨在从根本上改变法国的成员资格,6个月后发动关于欧盟成员国身份的公投。勒庞指出,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欧盟,那么最大的可能将是退出欧盟。

在经济政策上,勒庞表示,将有序退出欧元区,重新启用法国法郎。她还主张保护主义的贸易政策,具体包括拒绝国际贸易协定;禁止具有优势税率系统的外国公司准入;创建主权基金,保护法国公司免受“秃鹫”基金侵害和收购;在价格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公共采购将只针对法国企业开放等。

勒庞支持率时刻受到市场关注,法国债市、股市成了勒庞的提线木偶。随着首轮支持率优势不断扩大,且第二轮投票中与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支持率一度缩小至20%以内,市场大惊,法德国债息差不断刷新五年新高。

本月3日,法国民调机构Odoxa公布最新民调结果:在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中,马克龙支持率为27%,超过勒庞25.5%的支持率;受此利好消息刺激,法国CAC 40股指大幅上涨,突破5000点关口,为2015年11月来首次。

勒庞是如此“可怕”,法国现任总统奥朗德直言,他将尽一切努力阻止勒庞当选,这是他的“最大责任”。

德国——默克尔能否连任仍存悬念

作为欧洲的“中流砥柱”,德国国内的右翼势力也开始抬头。

2017年德国联邦议院大选将至,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CDU)先后输掉了5场重要地方选举。而打着反移民旗号的德国选择党在上述5场选举中,一直保持12.6%~24.2%不等的“两位数”得票率。在此之前,德国的右翼民粹党派从未如此接近政治权力中心。

德国选择党主张,德国应当回到马克时代。时事观察家将该党定义为保守主义,经济自由主义的右翼政党。该党以“默克尔必须下台”为口号,得到了不少极右翼选民的支持。

幸运的是,与法国的国民阵线、荷兰自由党相比,德国选择党在德国尚未进入主流,支持率在13%左右。目前,默克尔主要的竞争对手是德国社会党的马丁·舒尔茨,据本月7日INSA民调显示,德国社会民主党支持率为31.5%,领先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30.5%的支持率。另据德国《明镜》周刊上月26日公布的民调结果,舒尔茨的选民支持率高达43.5%,领先于默克尔37.9%的支持率。分析认为,这是德国选民用选票惩罚默克尔“难民政策”的直接表现。

意大利——五星运动党支持率上升,银行业危机持续

去年末,意大利修宪公投意外失败,前总理伦齐如约辞职。最新民调显示,意大利右翼党派五星运动党支持率达到30.9%,反超民主党(支持率30.1%)。对意大利政局的担忧推动意大利国债收益率大涨,今年2月9日,意大利和德国10年期国债息差创2014年2月以来最大。

意大利政局不稳,使该国银行业危机的发展更加扑朔迷离。意大利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一直明显高于欧元区其他经济体。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意大利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一度降到6%以下,但在金融危机后开始飙升,2014已高达18%左右,目前依然维持这个水平,居高不下。截至2015年底,意大利银行业的不良贷款规模高达3600亿欧元,占该国GDP的20%,也占整个欧元区不良贷款规模的三分之一,是欧元区经济基本面中最大的潜在风险。

今年2月17日,意大利通过发行200亿欧元国家债券,拯救陷入困境的银行,但市场认为,200亿欧元的救助资金只能解燃眉之急,该国剩余的发债空间已十分有限。

荷兰——“荷式特朗普”做最后冲刺

荷兰议会大选将在3月15日举行,目前,被称为“荷兰特朗普”的极右翼政党自由党(PVV)的领袖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赢得了全国17%支持率。

威尔德斯一直以来都以谴责穆斯林的言论引入注目。在2002年担任人民自由民主党发言人期间,由于其极右言论,成为党内最右翼分子,并于两年之后被开除出党。同年9月,他组建了现在的自由党。

在最近一次接受采访中,威尔德斯对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大加赞赏,并坚决表示如果取得大选胜利,一定追随梅的脱欧行动。他还表示,自己支持特朗普对于移民的观点。

站在十字路口的欧洲

欧洲何以成为民粹主义、右翼崛起的乐土?

《参考消息》认为,民粹政党在欧洲再度兴起并非偶然,而是结构性政治危机和外部诱因双重作用的结果。

首先是欧洲内部的民主政治代表性危机。普通民众对政治精英阶层愈发不满,认为主流政党的政策不再能代表自己的意愿,这反映在不断下降的党派注册人数和选举投票率上;其次,欧洲金融危机是导致民粹主义势力大增的外部诱因之一。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所带来的影响和欧盟随后采取的大范围财政紧缩政策,进一步加深了普通大众对精英决策层的不满,间接给予了民粹主义者更大的政治空间。

再次,移民、难民危机也对民粹政党助益颇多。自2014年穆斯林难民大举涌进欧洲以来,欧盟没有迅速拿出系统的解决方案和行动,任由难民问题发展成难民危机;再加上去年以来,法、德等国频繁发生的恐怖袭击和移民犯罪事件在欧洲公众中引发了不安全感,民粹主义因此获得了更强的号召力。

欧洲右翼势力抬头,让欧洲央行愈发承压。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表示,民粹主义运动的蔓延不仅威胁到欧洲一体化,还对在移民、安全和其他问题上找到联合应对举措有威胁。德拉吉指出:

所有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共同应对的超国家事务。欧洲一体化是适合的应对方式,但近来已变得越来越弱,部分原因是民粹主义运动。

数年来经过实施一些刺激举措,欧洲央行已经将欧元区指标利率降至历史低点。去年12月,欧洲央行决定维持利率不变,宣布延长量化宽松政策直至2017年底。宽松政策对意大利等国缓解银行业危机有利,但受到了德国经济界的批评,德国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Markus Soeder表示,欧洲央行延长低利率和资产购买计划,是在向欧元区南部国家尤其是意大利释放错误信号。

除了德国、荷兰等国批评欧洲央行的决议,右翼势力也开始剑指欧洲央行。“重获货币自主权”是法国右翼领袖勒庞政策纲领中的关键,勒庞计划带领法国脱离欧元区,夺回央行控制权,并以新的本国货币重新计价法国政府债务。

对此,希腊银行经济学家Hlias Tsirigotakis指出:

欧洲央行QE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影响法国大选的最后结果,同样的,任何政治动乱也将影响欧洲央行退出刺激计划的进程。

瑞士宝盛银行认为,法国、意大利国债与德国国债利差持续扩大,反映了投资者对欧洲货币联盟前景的担忧;近期欧元区经济指标表现靓丽,这本应缩小欧盟国家债券利差,而不是扩大;是对政治局势的担忧才导致多国债市收益率大涨。

如果说英国脱欧打响了欧盟分裂的第一枪,那如今各成员国右翼势力纷纷崛起,进一步让欧洲的命运面临危机,给资本市场带来的动荡也将在所难免。面对不确定性,投资者能做的也许只有更加谨慎。


版权声明 : 本站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添加微信:FXcool2019,添加时请注明:转载文章。
关键字:

发表评论

{{vm.CommentPagesTotalCount}}条评论

最新评论

网友***{{el.AddTime}}

{{el.Content}}

暂无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