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ASIC提议比欧盟更低杠杆?这组图文数据告诉你!

文:Amy 2019-08-23 11:55:42
17548

如今,澳大利亚的零售经纪行业正面临着国家监管机构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数月来对其产品干预权使用的审议结果。ASIC公布了今年早些时候从经纪商处获得的大量数据,以证明其过去几个月做出的决定是合理的。

正如4月份的报道,ASIC要求所有外汇经纪商提交惊人数据ASIC在一份小型报告中对这些数据进行了系统化处理,该报告与《产品干预权力决定》同时发布,并为我们提供了进入澳大利亚零售经纪行业的独家渠道

 

2017与2019年澳大利亚经纪行业对比

正如上面的截图所示,在过去的一年里,澳大利亚经纪行业发展迅速。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澳大利亚境外(即亚洲)的客户数量巨大。

在向您提供ASIC使用的数据以促使其采取产品干预措施之前,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这些措施的内容。

 

ASIC公布数据概览

客户总数从2017年的45万多增加到2019年的100多万。虽然客户资金仅从20亿澳元增加到29亿澳元,但年度交易额却从2.36亿澳元增至6.75亿澳元。通过澳大利亚经纪商交易的年度交易总额从11万亿美元增至22万亿美元。

该地区的行业快照显示,该国有64家CFD经纪商和5家二元期权提供商。ASIC估计总交易收入为20亿美元,80%的客户年龄在22岁至50岁之间。32%的澳大利亚经纪商客户的平均年收入低于3.7万美元。2017年和2018年,超过22.5万名客户获得了某种形式的激励,2018年900万笔保证金结算后,客户总共产生了3300万美元的负余额

ASIC表示,澳大利亚经纪商在2018年的营销支出为1.31亿美元,比2017年的9300万美元高出40%。2018年,经纪商还向介绍经纪商(IBs)支付了2.81亿美元。澳大利亚监管机构还表示,有超过6万家IBs与当地经纪商合作。

 

离岸客户数量

ASIC发布的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统计数据是澳大利亚境外客户的数量。今年早些时候,ASIC警告当地经纪商,他们需要关闭一些离岸账户,并特别指出了关闭中国离岸账户。此举吓跑了这些经纪商。

以下为ASIC经纪商的海外客户分布比例:

目前还尚不清楚上述澳大利亚监管机构提供的数据是否包括ASIC向经纪商提供建议之前或之后的数据。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澳大利亚经纪商83%的客户来自国外。

绝大多数海外客户来自亚洲——62%。其中,21%来自中国,41%来自亚洲大陆其他国家。澳大利亚经纪商中仅有11%的客户来自欧洲,由于去年ESMA实施的限制,这一比例低得惊人。

 

投诉数量急剧上升

由ASIC发布的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图表显示,部分客户的投诉数量正在迅速增加。虽然不断增长的客户数量可能对这一数字有所影响,但2019年投诉数量的大幅增长令人担忧。

客户投诉的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了行业规模的增长速度

截至2017年,ASIC和澳大利亚金融投诉管理局(AFCA)每年都收到大约500起投诉。2018年,这一数字增长了两倍,达到1500人左右,今年又飙升至不到4000人。

ASIC还公布了在交易不同产品时亏损的客户总数。对于仅交易外汇的客户而言,行业平均数据明显要好得多——其中63%的交易员亏损。交易差价合约的客户的亏损百分比为72%,而交易二元期权的客户的亏损百分比达到80%。

 

出乎意料的20:1杠杆

虽然澳大利亚经纪商基本上已预计到本国监管框架将发生变化,但所有外汇对20:1的杠杆率限制却着实令人意外。这一限制甚至比欧洲更为严格,欧洲主要外汇产品的杠杆比率为30:1。

澳大利亚商业和金融服务律师事务所Holley Nethercote合伙人Paul Derham向媒体表示,许多经纪商通过在离岸司法管辖区开设子公司,积极减少其监管风险。尽管该行业似乎已做好充分准备,但距离新的产品干预措施的实施仍有一段时间。

 

ASIC产品干预措施行动时间表

与欧洲ESMA漫长的产品干预措施确立过程相比,ASIC在利用今年春季议会授予的新权力时,采取了积极主动的方式。

在ASIC日内发表咨询文件后,业界须在十月一日前作出回应。预计ASIC将在收到业界的回应后不久推出最终措施。之后,经纪商将有20个工作日到3个月的时间来调整他们的CFDs产品,这具体取决于实现所需的技术时间。

发表评论

{{vm.CommentPagesTotalCount}}条评论

最新评论

网友***{{el.AddTime}}

{{el.Content}}

暂无评论信息~